军事
当前位置: 首页 -- 军事
毛主席战争指挥艺术的得意之作——四渡赤水战役
发布时间:2021-03-23        文章来源:        浏览:101
 关于四渡赤水,无论是党史、军史、战史,还是小说、影视、曲艺,都有很多精彩记述,而且都给予了很高评价。毛泽东主席自己也曾说,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“得意之笔”

从战役角度来看,四渡赤水是一次战略性运动战战役。战役的一方是刚经历血战湘江,元气大伤、伤兵满营、补给匮乏,仅有3万兵力的中央红军。另一方是士气正盛,拥有40万重兵的国民党军。中央红军的核心指挥员是毛泽东,国民党军的最高指挥员是蒋介石。战役的结果,是毛泽东指挥中央红军采取高度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以少胜多、变被动为主动,而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军被中央红军牵着鼻子东奔西跑、疲于奔命,眼睁睁看着红军跳出其精心布置的包围圈,一路北上而去。


毛泽东.jpg

四渡赤水战役历时3个多月,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境广大地区,进行大小战斗40余次,大体可划分为战役准备、战役实施和战役结束三个主要阶段。

一、战役准备
1934年秋,由于王明“左”倾错误领导和指挥,中央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于10月10日开始长征。11月底,中央红军在广西全州以南强渡湘江,突破第四道封锁线,但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.6万人锐减到3万多人。

此时,蒋介石已判明中央红军北去湘西会合红2、6军团的企图,调集了40多万重兵在湘西一线布下天罗地网,准备消灭中央红军。但李德、博古等当时的中央红军指挥者却视而不见,仍把希望寄托在与红2、6军团的会合上,置中央红军于彻底覆灭的危险境地!

 

在此危急关头,之前被剥夺了红军指挥权的毛泽东主席采取各种方式,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北去湘西与红2、6军团会师的计划,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,以摆脱敌人主力,争取主动。
12月12日,中革军委在湖南通道召开军事会议,毛泽东主席的正确主张得到了赞同。中央红军遂由通道改变行军路线,转兵向西,史称“通道转兵”。12月15日,中央红军占领贵州黎平,18日,中共中央在黎平召开会议,再次肯定了毛主席的主张。
黎平会议后,中央红军出敌不意进军贵州,连克10余城,于12月底进抵乌江边的猴场。1935年1月1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又在猴场召开会议,再次否定左倾错误主张,重申了“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根据地”的战略方针。
在此战役准备阶段,毛主席虽然不是红军的最高指挥员,但其放弃原先北去湘西计划而转兵西进建议,通过通道会议、黎平会议、猴场会议得到了贯彻落实,为后面的战役展开奠定了初步基础。

二、战役实施

1935年1月2日至6日,中央红军突破黔军拦阻,渡过乌江天险,于1月7日夺占遵义城。1935年1月15日至17日,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会议,即遵义会议。
会议总结了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的教训,纠正了军事上的错误,重新肯定了毛主席的军事指导路线、方针及战略战术,取消原先的“三人团”,仍由朱德、周恩来负责军事指挥,但推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,协助周恩来实施,在事实上确立了毛主席在红军中的指挥员地位。
中央红军突破乌江,进占遵义城。蒋介石遂任命薛岳为前敌总指挥,调集其嫡系部队和川黔湘滇四省的兵力及广西部队一部,共150余个团,近40万人,从四面向遵义地区包围。
中共中央研究认为,黔北地贫民稀,无根据地依托,在此发展比较困难。而四川乃“天府之国”,地通秦川,境内各派军阀矛盾突出,且可得到红4方面军配合,继续发展有条件。
毛主席等领导人果断决定,放弃黎平会议方针,改为乘敌合围尚未完全形成之际,率师北渡长江。但在土城之战中失利,北进受阻,敌人追兵又至。面对背水之战且两面夹击的形势,中央决定立即撤出战斗,西渡赤水河,向四川南部地区前进,开始“一渡赤水”

一渡赤水——灵活机动,脱敌整编

1月29日凌晨,中央红军除以少数部队阻击敌人外,主力分三路从猿猴场、土城南北地区西渡赤水河,向古蔺、叙永地区前进。
2月2至6日,中央红军相继与敌遭遇。此时我军发现川军集中了10多个旅于兴文、古宋、长宁、叙永、宜宾地区,并以8个旅分路追堵红军,以4个旅沿长江两岸布防阻止红军渡江。而南面薛岳兵团2个纵队和黔军王家烈部,从贵州向川南机动,尾追我军。滇军孙渡部3个旅,现正向毕节、镇雄等地急进,企图截击中央红军。

一渡赤水.jpg


鉴于敌人企图以重兵抑留中央红军于川、黔边境进行决战的新情况,中央认为,我军从川南北渡长江已无可能。2月7日,毛泽东决定暂缓北渡长江,命令部队迅速脱离敌军,向云南扎西地区机动,以保存军力,待机歼敌。2月9日,中央红军迅速脱离川敌追击,隐蔽地进入扎西地区休整。
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,红军利用很短的时间完成了精简整编。除干部团外,共编为16个团。这次精简整编使红军战斗力和灵活性大为增强,为尔后的胜利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

二渡赤水——声西击东,再占遵义

2月2日,为阻我军北渡长江,蒋介石重新调整了部署:将原“追剿军”第1兵团改为第1路军,主力负责“围剿”红2、6军团;以薛岳的第2兵团和云南广西两省兵力组成第2路军,专门负责“追剿”中央红军。
中央红军进入川滇边地区后,地方军阀各怀鬼胎,何键见红军已远离湘境,不愿让湘军西进追击;王家烈则急于恢复其对贵州的统治,对追击任务也就不怎上心了;而四川刘湘、云南龙云害怕红军跑到他们的地盘,行动就非常积极。

二渡赤水.jpg


中央判断,国民党想以川、滇军南北对进,配合薛岳兵团,将中央红军歼灭于川滇边境。由于敌军的主力已经被我吸引到四川边境,贵州北部比较空虚,红军留在扎西地区危险较大。
毛主席决定返回敌人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,到赤水河东与战斗力较弱的黔军作战。
2月11日,中央红军从扎西地区向东出发。为隐蔽企图,在中央红军秘密行动的同时,命令红5、红9军团攻击到大湾子,使敌产生了错觉,致使敌人3天不敢行动,有效地掩护了中央红军行动
2月18日至20日,中央红军从太平渡、二郎滩等地渡过赤水河,并向桐梓、遵义方向前进。为迷惑敌人,以红5军团一部伪装成中央红军主力,佯装向四川开进,以吸引追敌。
我军第二次渡过赤水河,完全出敌意料,等到发觉采取行动时,已落在红军3至4天的路程。
敌人发现红军主力重返广西,急忙抽调部队向娄山关方向增援,想要把红军歼灭在娄山关地区。
中央红军乘追击的敌人还没有到达,快速占领娄山关地区。2月24日,红1师第1团昼夜兼程,当晚到达桐梓县郊,并趁黑夜进攻,守军弃城逃跑,援敌3个多团退守娄山关。
25日上午,第13团在团长彭雪枫的率领下进攻娄山关,黔军第6团遭遇,击溃该部,残敌逃至娄山关。下午,红13团攻占娄山关附近制高点,打退敌军4次反扑,完全控制了娄山关。
27日,红1、3军团乘胜追击,在遵义城北部击溃敌人3个团。
28日,再次攻占了遵义城。

(三)三渡赤水——佯装北渡,调动敌人

3月2日,蒋介石飞抵重庆,亲自策划围攻行动。此时,蒋介石认为红军可能会放弃遵义向西,或先寻求决战,然后再向南攻击贵阳。所以,蒋介石命令四川和广西各军,不得擅自进退,采用堡垒推进、重点进攻相结合,把红军留在乌江以北,然后围攻,把红军歼灭在遵义、鸭溪地区。
在遵义会议后的50多天,中央红军的指挥权不集中,对重要问题不能及时作出决定,容易贻误战机,中央决定组成军事领导小组,由毛泽东、周恩来、王稼祥三人代表军委负责指挥作战,保证红军得以渡过艰险。

三渡赤水.jpg


中央红军在遵义的活动,再次使蒋介石产生了错觉,认为红军可能在乌江北岸地区打游击,于是改变原称的作战计划,命令部队不顾一切寻找红军决战。
3月12日,毛主席决定将计就计,以广西北部北为主要活动地域,引诱敌人,并控制赤水河上游。
3月13日,毛主席计划采取先抓住一个敌一部予以歼灭,但敌人一触即退,随后战场形势变得越来越不利。
3月14日,毛主席决心集中力量攻击鲁班场周浑元部队以争取主动,。
3月15日,红军主力向鲁班场之敌发起攻击,但是,打了10个多小时,没有取得预期战果,这时,敌人的援军也在步步逼近。为了避免被动,毛主席决定放弃对鲁班场的进攻,向西北运动,占领仁怀。
16日,红军从茅台镇附近第三次渡过赤水河,再次进入川南地区,佯装要北渡长江。
蒋介石再次被欺骗,急忙命令川军沿长江紧急构设多道防线,并命令吴奇伟等部日夜兼程向川南前进,企图在古蔺地区围歼我军主力。

(四)四渡赤水——虚北实南,跳出重围

3月19日,尾追之敌已经到达赤水河两岸,继续向四川南部运动。
此时,调动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,毛主席仍然决定以1个团的兵力伪装成红军主力,向四川南部地区前进,继续迷惑敌人,我主力则秘密东渡。并指出,此次东渡对后续行动极其重要,一切准备秘密进行。

 

四渡赤水.jpg

 


3月21日晚至22日,中央红军主力从二郎滩、太平渡等地第四次渡过赤水河,再次返回贵州省境内。
3月23日,蒋介石判断红军又会进攻遵义,急急忙忙命令守城部队加强防堵,命令追击的部队返回贵州。
24日,蒋介石从重庆飞抵贵阳,亲自着手策划将红军“一网打尽”在遵义地区。
3月27日,红军发现敌人企图,为避免被敌人东西夹击,决定以红9军团佯攻长干山、枫香坝,吸引敌军,主力则继续向南机动。
3月28日,红军主力进入乌江北岸地区。
29日夜,先头团攻占了乌江渡口,至31日,红军主力分3路全部渡过乌江,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。由于红9军团被阻于乌江北岸,遂奉命继续牵制敌人。
从此,中央红军获得了行动的自由权。

三、战役结束

(一)佯攻贵阳,转兵云南

我军突破乌江后,可绕道云南北渡金沙江,但边境地区有敌重兵把守,是我前进的重大障碍。
毛主席认为必须要将据守云南之敌调出来就是胜利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红军以部分兵力摆出将要与湖南红2、6军团会合的姿态,主力则向贵阳进军。
此时,贵阳兵力空虚,正在贵阳城内的蒋介石顿时惊慌失措,下令部队死守机场,随时准备逃跑,并命令云南主力增援贵阳,令薛岳、何键部在湖南边界堵截,命令周浑元、吴奇伟部向东追击。
毛主席抓住各路敌军纷纷向贵阳以东调动不丢,云南广西地区兵力空虚的有利时机,果断命令红军主力向南挺近。
4月9日,中央红军主力突破敌军防线向云南疾进,使敌人围歼红军于广西的计划又一次落空。
蒋介石发觉后,又急忙命令向东追击的部队掉头向西追,由于敌军疲于往返奔波,减员很大,士气低落。
留乌江北岸的红9军团,以积极的行动牵制住了敌人,同主力红军南北呼应。
为此,蒋介石判断我军主力将同红9军团会合,命令各部队向安顺、关岭地区开进。
然而,红军根本没有北上而是继续向西转移。
4月24日,中央红军进入云南。

(二)佯攻昆明,巧渡金沙

为进一步调动敌人,毛主席决定,红9军团继续单独行动,以吸引敌人向北追击,中央红军则向西开进。
4月27日,中央红军占领马龙等地,前锋威逼昆明。
中央红军攻占马龙后,如果立即掉头向北,可以直奔金沙江。但毛主席考虑,这样可能与平行追击的滇军发生遭遇,为进一步隐蔽渡江企图,决定佯攻昆明。
4月28日,中央红军逼近昆明,此时昆明周围也是兵力空虚,附近的兵力都距离昆明3天以上路程。
龙云感到昆明危在旦夕,急忙命令孙渡支援昆明,同时调集当地武装防守昆明。这样,进一步削弱了红军沿途的防御力量,为红军渡过金沙江造成了更加有利的条件。
4月29日,毛主席决定“利用目前有利的时机,争取迅速渡过金沙江,转入川西”。
30日,中央红军兵分3路抢夺龙街、洪门渡和皎平渡。而此时,对岸的敌人已经控制了所有渡口。
红1军团先头部队化装成国民党军,智取禄劝、武定、元谋3县,于5月1日到达金沙江畔,为中央红军争取了充分的时间。
5月2日,红9军团在群众帮助下,在树节、盐井坪地区渡过金沙江。
5月3日,中央纵队先遣队在皎平渡口缴获2条渡船,当晚偷渡成功。由于红1军团和红3军团占领渡口后,船只很少。毛主席决定,红军主力全部由皎平渡渡江。
5月6日至9日,中央红军主力,从皎平渡口全部渡过金沙江。
至此,四渡赤水战役胜利结束。

关于四渡赤水这场战役,新版《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》一书中是这样记述的:“迈开铁脚板,忽东忽西,迂回曲折地穿插于敌人重兵之间,使敌人感到扑朔迷离,疲于奔命”“这一胜利,是改换了中央军事领导之后取得的,充分显示了毛泽东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”。



http://www.mzdwh.cn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马鞍山路2号南郊宾馆(山东大厦)

联系电话:张先生18505410955 马先生13305317362

技术支持:山东省人才在线有限公司    鲁ICP备18027095号-1